1199
需用時?02:23
那些不合作的人,六歲小孩都想看他們被打

(vicko238/譯,錦衣Reload、Ent/校)在群體里共同生活需要相互合作。為了過上和諧的集體生活,我們會懲罰那些不合作的人。至今為止,我們還不清楚人類是何時產生了懲罰那些行為的沖動——以及這種沖動是否為人類所獨有。位于萊比錫的馬克思普朗克人類認知與腦科學研究所(MPI CBS)和馬克思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MPI EVA)的科學家們發現,連六歲兒童都有譴責反社會行為的內在需求,他們愿意承擔風險、付出努力來圍觀“有罪”者被罰。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當我們看到某人遭受痛苦時,我們一般會感到不適,并想去幫忙。但是,這種感覺也可以被反轉。當我們知道某人表現出反社會的姿態,即使知道那人在遭受痛苦我們也可以不去憐憫。從過往的研究可知,我們把作惡者所受的痛苦當做一種懲罰,當做一種懲處不當行為的工具。此外,當我們見證紀律執行時,我們會有一種泄憤的快感。

直到現在,我們對這種行為的演化起源所知甚少。來自馬克思普朗克人類認知與腦科學研究所社會神經科學部門的科學家與馬克思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的同事一起,探究了人類從什么時候發展出動機去圍觀在我們看來是罪有應得的懲罰,以及這個特征是否存在于我們的最近親屬——黑猩猩身上。

為了研究兒童行為,研究者使用了木偶戲小劇場,在劇里,有兩個行為不同的角色:一個友善的角色會把小孩最喜歡的玩具還給他們,另一個不合作的角色則會占有玩具。接著,一個充當懲罰者的木偶會拿著棍子,假裝擊打其他兩個木偶。這些年齡4至6歲的觀眾小朋友,可以決定是要付出一個硬幣觀看這場虛假的毆打,還是要用這個硬幣交換貼紙。

當友善木偶被懲罰時,大部分的兒童會拒絕觀看它是如何受苦的。但是,當懲罰的對象換成那個反社會木偶時,值得注意的事情出現了,這群六歲孩子們寧愿放棄貼紙也要用硬幣來觀看懲罰的戲碼。從他們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他們甚至在看到角色遭罪時感到了愉悅。與此相反,四歲和五歲兒童并沒有出現這個行為。

在黑猩猩身上,科學家們觀察到了相似的現象。在兩名動物園管理員的幫助下,馬克思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的研究小組進行了關于黑猩猩們懲罰反社會行為意愿的研究。這兩個管理員也扮成了性格相反的角色:友善社交的和反社會的。其中一人會定期喂食,而另一人會把食物拿走。在這個情景里,也有第三個人用棍子假裝暴打前兩人。和兒童一樣,相當數量的黑猩猩會付出努力來觀看討厭的管理員被懲罰。為了達到目的,它們必須打開一扇沉重的門走到隔壁房間才能見證這一幕。對于那個友善的管理員,黑猩猩拒絕則拒絕觀看他遭受痛苦,甚至在被迫觀看的時候會表示強烈抗議。

“我們的結果指出,六歲兒童甚至是黑猩猩都想懲罰反社會行為者,并且會有去圍觀的欲望。這種行為的出現是基于演化的需要而產生,因為這是群體生活所要求的重要品質?!瘪R克思普朗克人類認知與腦科學研究所的科學家,也是本研究的第一作者娜塔查·門德斯(Natacha Mendes)如此說道。這篇研究現在已經發表在了著名期刊《自然-人類行為》上?!拔覀儾荒芊浅?隙ǖ卣f那些兒童與黑猩猩當時有泄憤的快感。但是,他們的行為明確表現出六歲兒童和黑猩猩會渴望觀看社群中的不合作成員如何被懲罰?!边@項研究的共同作者,就職于馬克思普朗克人類認知與腦科學研究所與倫敦大學學院的科學家尼古拉斯·斯坦拜斯(Nikolaus Steinbeis)補充說。

題圖來源:Quotesism.com

The End

發布于2018-01-17, 本文版權屬于果殼網(guokr.com),禁止轉載。如有需要,請聯系果殼。

我的評論

馬克思普朗克人類認知與腦科學研究所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Human Cognitive and Brain Sciences(MPI CBS),位于德國萊比錫。

pic
    河南快赢481玩法